Автор Тема: 奇文共赏:最好的汉语写作(самые хорошие тексты на китайском языке)  (Прочитано 6855 раз)

0 Пользователей и 1 Гость просматривают эту тему.

Оффлайн liqun536

  • Заслуженный
  • *****
  • Сообщений: 3416
  • Карма: 134
  • Пол: Мужской
  • Skype: huliqun919
      转载奇文一篇和各位网友共享。
    我知道论坛上有俄罗斯的汉语高手在翻译所谓现代中国作家的作品,其实那些都是垃圾。中国作协的那些作家只配做鞋,真正的文学现在只能是网络文学,民间文学。 :)
      希望有哪位俄罗斯的大侠能把这篇文章翻译成俄文,让俄罗斯人也了解一下真正的汉语写作和中国文学,拜托了! :)
« Последнее редактирование: 06 Марта 2012 17:30:02 от liqun536 »
Чёрная ночь отдала мне чёрные глаза , а ими ищу свет.

Оффлайн liqun536

  • Заслуженный
  • *****
  • Сообщений: 3416
  • Карма: 134
  • Пол: Мужской
  • Skype: huliqun919
今夜孤枕,杨林川说一个很老很老的美人给你们听,让各位,在一段真实的故事中,陪我寂寞。
说起这个女人,先得说他妹妹萧太后。如果萧太后你也不知道,那就从杨家将开聊。

大宋朝,杨家将打来打去的对手是辽国,而辽国的老大是个美女,叫萧燕燕,也就是京剧‘四郎探母’中的萧太后。

这萧太后出生名门,后来嫁给了皇帝辽景宗。但无奈,“自古美人体如酥,腰中挎剑斩丈夫”,结婚不到十年,辽景宗就归西了。新任小皇帝刚刚12岁,萧太后没办法啊,就在几个男人的帮助下,大权独揽,成了辽国真正的当家人。

从上面几句话,估计各位也能看出萧燕燕也不是什么三贞九烈之辈。尽管她后来没有再嫁,但男人是没有缺过的。而且,这娘们儿还干了一件很带劲儿的事:她为了霸占初恋情人韩德让,就派人把韩大人的原配老婆杀了。

这一招,叫釜底抽薪,估计现在的二奶们,都想做,可都不敢做。

萧太后虽然小节不好,但在历史上还是万古流芳的,就是她,和宋朝签订了‘澶渊之盟’,给百姓带来了近百年的稳定,并促进了各民族的大融合。

可见,对政治家来说,和谁上床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下床以后,干了些什么。

当然,我今天唠叨的不是萧太后,而是她的亲姐姐齐王妃萧和辇。

话说萧和辇,也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她嫁给了皇帝的叔叔,(后封为齐王)。无奈这个齐王爷桃花运太差,娶了个美人回家,刚消受两三年,就呜呼哀哉了。

这下,齐王妃萧和辇就成了风流小寡妇。

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王妃也不例外啊。她偷偷摸摸地在京城有了几个相好,但还是觉得不够刺激,就上书她妹妹,也就是萧太后,要求给她封个官职干干。

萧太后本来就觉得姐姐老在京城制造这些桃色新闻不光彩,就顺水推舟,给了她一个‘统帅’的名头,让萧和辇去征战边关,保家卫国了。

各位,我们都听说过杨家将十二寡妇出征的故事,但那是不靠谱的传说。其实,真正带兵打仗的寡妇不是咱们汉族女人,而是人家辽国契丹族的萧家两姐妹。

只不过,汉族人多啊,咱打不过她,还说不过她吗?结果,这领军打仗的女人就成汉族的了,这其中,还包括一个百十来岁的老寡妇。

哎,汉人历史坑爹啊。

萧寡妇在边关数年,果然不辜负她妹妹重望,不但确保了辽国的边关稳定,还逼得侵略者赔款称臣,岁岁进贡。

萧太后看到姐姐如此给自己长脸,自然也很高兴,她多次嘉奖萧和辇,并给予丰厚的赏赐。

本来这对姐妹,关系挺好的,可不幸,随着一个男人的出现,这二位姐妹突然成了生死冤家,以至于终身不再见面。

都说女人是祸水,男人何尝不是?这不,一个崭新的男祸水很快就冒了出来。

事情是这个样子地:

话说齐王妃萧和辇名义上守寡20年了,但毕竟刚刚四十。这个年龄,各位都知道,如什么似什么,对吧?

尽管齐王妃一直不缺乏男人,但问题是竟然没有一个男人,能真正让王妃感到自己是个女人。

咦,这是为什么呢?

原来啊,女人再强势,说白了都是女人,她们虽说口口声声讨厌男人好‘色’,可上了床,却又最怕男人对自己‘色’得不够。平时和萧和辇效鱼水之欢的战友,都是她的部下和奴才,他们这些人,谁又真敢把这位元帅整得鬼哭狼嚎、死而后已呢?

所以,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萧大元帅总会深深感觉到曲高和寡的失落,唉,做女人难,做一个四十岁的元帅女人更难啊。

带着这种郁闷的心情,有一天,萧元帅去马场看马,无意中,她惊喜地遇到一个养马的奴隶鞑拉阿钵。

这个奴隶刚刚三十,长得是虎背熊腰、魁梧彪悍,他身上穿着兽皮缝制的衣服,每一块裸露的肌肉,都在阳光的照射下,爆发出野牛般生猛。

鞑拉阿钵这个奴隶在军营看到女人的机会,比我在麻将桌上看到“清一色豪华七小对自摸”的概率都低。所以,当他猛然间看到这位四十岁的老佳人,由不得全身荷尔蒙充满大脑和头发。他根本想不到眼前这快“肥肉”竟然是元帅,他只知道这是一个女人,一个满脸春情正对着他微笑的女人。

鞑拉阿钵半诱半强地把萧和辇拖进马房,惊天动地地发射出男人最原始的欲望。
可怜的齐王妃啊,她就像一块干枯多年的海绵,这一个小时的暴风骤雨,让她的女性全部舒展开来。她觉得,这个奴隶,才是她真正要找的男人。

很多女人都这样,.强行脱她一回裤子,她一辈子记得你。要不恨死你,要不就爱死你。

齐王妃就属于爱死鞑拉阿钵的,她觉得自个离不开这个男人了。她不顾元帅的身份和皇家的体面,毅然决定嫁给这个卑微却强壮的奴隶。

她给萧太后写了一个报告,甚至说,如果不同意她改嫁,她将自杀,以死明志。

萧太后是个识时务的人,她知道姐姐这种死心眼的脾气。或者,她也知道这世界上真男人太少了,姐姐既然找到了,就成全她吧。

萧太后同意了萧和辇的婚事,同时,下令解除鞑拉阿钵的奴隶身份,并赐予了他一个说得过去的官职。

不过,同意归同意,姐姐的行为,还是让萧太后在满朝文武面前丢尽了脸,她发誓,终生不与萧和辇见面,并不许这对夫妻返回京城。

几年后,萧太后又以企图谋反的嫌疑,把萧和辇夫妻囚禁起来,囚禁在内蒙古一个偏僻的城池。

直到萧太后的晚年,她最不放心的还是这个敢作敢为的姐姐,她特意请人送了一杯毒酒给姐姐,请她先走一步。

萧和辇看到使臣献上的御酒,微微一笑。她告诉使臣要去沐浴更衣,就走进内室。

当使臣再看见她时,这个比男人还刚烈的女子,已经用丈夫那根当奴隶时用来套马的鞭子,将自己悬挂在大帐正中,气绝身亡。

而此刻,她那位阳刚,彪悍,性感的男人,已经在天国,整整等了她一年。

故事写到这里,我眼前出现1000年前辽国马场那香艳的一幕:娇喘、奔腾,挣扎、凌乱......噼里啪啦、稀里哗啦。

晕,我又失眠了。





Чёрная ночь отдала мне чёрные глаза , а ими ищу све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