Автор Тема: 一个俄罗斯人鉴于7-16渔船渔民事件公开提问中国外交部  (Прочитано 5221 раз)

0 Пользователей и 1 Гость просматривают эту тему.

Оффлайн SMALL_CHINESE

  • Бывалый
  • ***
  • Сообщений: 229
  • Карма: -58
  • Пол: Мужской
    • Сайт Лучшего русско-Китайского Переводчика-Консультанта
  • Skype: Walker_8888
一个俄罗斯人鉴于7-16渔船渔民事件公开提问中国外交部

   鉴于贵部2012年7月19日:2012年7月19日,外交部副部长程国平紧急约见俄驻华使馆临时代办科兹洛夫,就俄炮击我渔船造成1人失踪向俄方提出交涉,对俄方粗暴执法、动用武力抓扣中方渔船造成中方人员失踪表示强烈不满,要求俄方尽快彻查真相并将结果及时通报中方,同时确保中方被扣船员的安全、合法权益和人道主义待遇,尽快放船放人,全力搜救失踪人员。我愿提问如下:
   其一:至今为止,未能确切实际地证实所谓“俄炮击我渔船造成1人失踪”甚至是有任何“人失踪”的证据。大有相反,“鲁荣渔80-117”受检及船长众船员受问后,得到证实的只是:船上有关之船务文件,特别是船员任务单与在船十七人无一差异。故贵部之言定非乃轻言戏述实乃何举?!
   其二:是否真的有坠海“1人失踪”,目前看来还真实需至少核实矣!我方海防舰官兵见之有人,或许有像人体之物坠海现实后,咬牙切齿地目睹贼船便宜且轻易之逃窜,立即马上停航救人。因为对我任何一位海军官兵而言之,“有人坠海 ”绝不是贵部如此毫无责任及随便用词之“造成1人失踪”,而是在水上的名副其实的“水上有人”- 既神圣召唤。但反常奇怪的是如石下水,顷刻便任何迹象全无。。。实像穿上水手外服的橡皮女人脚下捆绑了重物后抛海无异。贵部可曾有知,除了在船只上诸如橡皮女人之类物品只有余而无缺是一道理之外,还有一更现实无疑的道理,那就是:一般实人坠水,至少是有5-7分钟的时候予以救之也?!
   其三:而这无疑就更“有意思”了!既然有“1人失踪”而贵方因此表示强烈不满并予以强烈交涉,而众所周知人命乃是包天之事,尤其是在海上,更不容儿戏待之。那么,为何到了今天7月27日,也就是几乎两周而过之,中国有关与无关部门至今还没有宣布指出该“失踪1人”的贵姓大名哪?!用不了成为律师一员,而明确理解并声明一点:在此前提下,世界上是不可能有那么个法庭,甚至是原始部落酋长会议会接受更是会办理类似指控性的极为明显及强度如此硬执之“交涉”指控的!直接讲穿话吧,在未能指姓点名的前题下,“就俄炮击我渔船造成1人失踪向俄方提出交涉,对俄方粗暴执法、动用武力抓扣中方渔船造成中方人员失踪表示强烈不满”之现实确切性是不可能也不容于成立的。我想,我国我方基于国际法甚至是一般世界诸国法律之基础准则有权及有必要完全拒绝贵国贵部所提出之“强烈交涉”的,在此再需要多余之解释吗?
   其四:贵部是否有知:基于起码的人道主义,中方是有不容推避之义务至少对失踪者家属报知有关其亲人之恶讯的,而这至少需要确实该“失踪1人”姓名的,对此贵部负有摸过于他人的直接且神圣的职责!而贵部在此何以成就?!视关天人命于儿戏,不对此负于起码的直责而戏语轻词,请问贵部实际用心何在?!
   其五:贵部7-19所提之“强烈不满之交涉”,乃是从上世纪1969年3月众所周知及无疑是我们两国关系史上最为阴暗悲惨的“珍宝岛事件”后,首次提出如此极度水准之外交指控性的交涉。方便在此提问如下之一问题吗?在2007年我莫斯科市府关闭了“著名的”的“大市场”别名“集装箱市场”后,导致华商总体直接损失至少超过了70-80亿美金,破产甚至是 “自我结账” 身亡者不予计数。更值得一提的是对许许多多华商与他们的“后方公司”来讲,因此而损失的未来商机更是不于估量。当时贵国贵部官方的立场态度远不及所谓之“对俄方粗暴执法、动用武力 。。。表示强烈不满”吧。。。更确切实际的讲,几乎是音声全无! 作为律师一员,尤其是俄中问题律师,俄罗斯人与公民,对于当时我国当局的“所作所为”远远不会仅用“对俄方粗暴执法、动用武力”而单单只是“表示强烈不满”且形容的!因为那是名副其实的盗贼行为,法规应至少是抢劫罪。请记住,这也是我作为俄国人的立场见解。一般人生逻辑性推理经常是不容回避且极为严酷的事实 - 请问,贵部对此何以解释?!
   其六:要不是我海防舰“杰任斯基”号杰舵夫(Андрей Анатольевич Дедов)海军上校船长,在面对“鲁荣渔80-117”号三个多小时受截之前如此之狂妄无忌,无视最为起码基本的航海安全规则,就连疯子都不会想到更不会做到的曲直航行避截,而这无疑首先是把自己船上17位船员之生死置于毫无顾虑的地步的“超众表现”之前,下了在当时情况之极不简单且要身负无比重大责任的对引擎部分开炮之决定,以至于贵国对此给予“粗暴执法、动用武力而表示强烈不满”之评价鉴定予以“强烈交涉”,那么是否应该首先建议你们先提高一下你们的最为基础而不过的航海知识吗?!
   其七:杰舵夫船长如果不是那位众友敬佩,众寇畏惧的大名鼎鼎的杰舵夫船长的话,他是会让“鲁荣渔80-117”顺其狗急跳墙地横冲直撞,曲直狂行,疯狂发作的。何况对我这位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船长最为直接不予负任何负责的动举,在此情况下无疑于顺其自然,任其发作。反正是直撞或是角形撞后,对“鲁荣渔80-117”只能是如同蛋丸击石,除了自讨苦吃的死路一条之外,别无其他出路选择的。然而,他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那十七位他国船员的生死,况且他更不希望这十七位他国船员成为某人某团伙图谋的殉葬品!因为他基于经管年轻,但见识渊博的专业生涯,比谁都清楚,类似情况下真实受难的莫过于是那批毫无原辜的十七位百姓船员弟兄们!!!那么我倒要在此问询下,以贵部之高见,如果顺其“鲁荣渔80-117”以其之狗急跳墙,横冲直撞,曲直狂行,疯狂发作的行为不予以马上的果断炮击引擎部予以及时阻止,而导致在当时之情况下极为可能性的“鲁荣渔80-117” 如同蛋丸击石一样的船破及十七船员人亡事件,那贵部将是如何鉴定与评价杰舵夫船长与“杰任斯基”号的所作所为哪?!
   其八:鉴于该事件的非常性,贵部相应之“强烈交涉”性,众所周知的我们两国世界最为广大的边界及彼此各方侨民总数早已超过百万的特别性,尤其事发及贵部“创记录  ”性的7-19“强烈交涉”后,中国几乎顷刻瞬间兴起了一股史无空前,汹涌恶毒,狂妄入癫的反俄高潮后,我与我第一俄中咨询中心被许多欧亚联盟及俄语区与中国之大众庶民近两周内,盘问不休,我想是没有任何多余之必要在此对贵部解释其因何在吧?基于起码的人道主义动机立场与身为最好的俄汉翻译之自我责任感,我多次从莫斯科与贵部直接长途电话联系咨询过,想必在此也没有必要解释其因何而在矣!但是,除了一般可恶窒息的典范官僚主义待人态度,诸如:本部除了在华正式注册新闻机构之外,不予电话咨询,我毫无见识到贵部任何相对于起码的直接责任性与起码的人道主义人权性的立场回复。只有在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呼吁提醒下,贵部才予以“妥协”。但明知在窗外的21世纪信息时代传真机早已淘汰不用,年轻一代早就对其毫无知晓,而我又对贵部多次声明过:作为正常人一员的我,传真机早已不用于至少20年,却偏偏告知我:本部只限于用文本方式提问传真机提交之也!我绝不相信,堂堂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就连一个,对不起,就连你们那么熟悉的非洲国家几乎国国皆有的电子邮件信箱都没有!既然贵部有其之官方网站而无一之电子邮件信箱,请问,此乃非是一般刁难之外,何以为之?!
  其九:“鲁荣渔80-117”号事件发生于我国经济性海域区内,实时7月16日当地10点左右,而贵部“创记录  ”性的 “强烈交涉”发于7月19日,距离众人极为关切的联合国关于“叙利亚问题”的最总表决的7月19日,考虑地区时差因数,不到一日之差。如果在此再提及我国与中国事先达成模切理应的共同联合否决投票,大有三思必要矣!我想是用不了多余的解释,大洋彼岸与所谓西方诸国是何等地期盼着我们两国战略伙伴关系出现破绽乃至破裂。因此,如此之破绽百露,几乎荒唐至级,绝不负起码之直接责任的“表示强烈不满的交涉”恰恰予以此时此刻发世,贵部真实意图何为之也?!
  其十:实在希望中国当局不单只是提出“强烈交涉”,更是对此“交涉”负责到底,至少对此7-19“强烈交涉”!应该讲这不单是件极不负责的,把人命于儿戏以待的立场体现,更是件实为令人三思的事情。众所周知,我驻华使馆前不久的人马更换,尤其是我馆新大使刚上任不久,因此在我在华外交立场的薄弱甚至是空虚至显而易的时刻,而恰恰又在此刻,中方当局贵部提交了至少近20年内史无空前的“表示强烈不满”的交涉。何意而图之?! 难道不能等到有所水落石出吗?况且,对待该类至少需要起码且可观的一段时间来查办的极不寻常的事件,如此之鲁莽急躁,极不现实的立场是解决该事件的必行之方式途径吗?! 如果中方真的基于“要求俄方尽快彻查真相并将结果及时通报中方”的基本立场的话,那么首先第一件要做的,并且刻不容缓的是马上公布于众中方“1人失踪”者的真实姓名,并联合我有关部门“查办真相 ”。而达到该一目的起点基础无疑是中方应对该起由中国公民启事成祸的事件予以现实以待,诚实求真的态度立场,而决不可以此施压我方,兴风作浪,无视常规。最后,鉴此事件,我想提醒一下中方对此事件寄托于“一定期望 ”的人,甚至是本次事件的“实际订单方”。有时搬起石头实会大有可能自砸其脚的,何况又是“此番之石头”。贵国外交部已经感觉到“炮击是孤立事件,望民众冷静看待”。难道这是把事情闹到此番“黄河地步而流的鳄鱼泪”吗?!更值得提问的是:为什么在7-19“强烈交涉”开始闹的时候,却偏偏没有充分把如今恶化到如此之地步事态考虑之中哪?而为了行至此步,一定要一个星期的时间吗?!贵部可曾考虑预测试过,此一一周时间内,由于贵部显而易见的极不负责,毫无求实的始发原点,导致性的会有多少起极不利于,甚至是直接危害我们两国国家民众之事发生哪?!不容质疑的是,我们两国战略伙伴关系至少近十年内是对彼此双方有利无害,别无他选,求之难得,且极为迫切实际的。而且,我一直说道:我们两国就是苏联过后也是世界最大的领国,确乃举世无双也!所以我们必须严肃慎重的对待一切有关于两国关系的事情。我想,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教训足以证实这一点:上帝剥夺了我们在我们两国关系上有任何感情用事,极不求实的任何余地空间的存在。难道你们希望把有我们几代领导人用切生精力心血栽培扶植至今水准之两国关系就此一笔勾销地推落深渊吗?!
   我可接受,除了传真机之外,任何符合相应21世纪“信息时代”的任何通讯方式的提问答复,并可用中国“四大发明”之一的纸文方式予以答复之,我且有愿于贵部任何方式,自然传真机除外,空开辩论,但是前题唯一:乃是必须公开。
俄罗斯俄中关系问题独立学者,第一俄中咨询中心总裁 胡唯嘉,莫斯科,2012年7月27日
[/size][/size]
« Последнее редактирование: 27 Июля 2012 01:48:43 от SMALL_CHINESE »
Русско-Китайских переводчиков как Самозванцев = По Всюду! Настоящих = Мало, Выдающихся = Как те Пальцы на Вашей Руке!
 
现在确实有不少人自称己为中俄翻译, 但是其中真实员者屈指可数!

Оффлайн Евразия — Ян

  • Зарегистрированный
  • *
  • Сообщений: 14
  • Карма: -6
  • Пол: Мужской
    • www.russia008.com
  • Skype: china.leili
正确称谓:中俄双语工作者。语言只是工具,衡量的标准是你能为中俄外交关系、经贸往来、文化交流等等领域贡献了多少力量!
Поиск и доставка груза в  Россию Казахстан, и страны СНГ
Организация и обеспечение деловых поездок
Помощь в оформлении китайской визы
Мобильный(手机): 0086 -15846827776